当前位置: 首页 > 社会热点 > 十九大专题 浏览正文

2014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:“说新话”“闯新路”

时间:2014年12月12日来源:人民网 作者:admin 点击:打印
 

        中央经济工作会议12月11日闭幕。作为中国最高规格的经济决策会议,它对2014年的经济工作进行了总结,并对2015年经济工作作出部署。其中一些对中国经济的新提法和新路径值得关注。

        系统阐述“新常态”

        本次会议提出“认识新常态,适应新常态,引领新常态,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经济发展的大逻辑”。新常态的内涵包括:经济正从高速增长转向中高速增长,经济发展方式正从规模速度型粗放增长转向质量效率型集约增长,经济结构正从增量扩能为主转向调整存量、做优增量并存的深度调整,经济发展动力正从传统增长点转向新的增长点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,从消费、投资、出口和国际收支、生产能力和产业组织、相对优势、市场竞争特点、资源环境约束、经济风险、资源配置模式和宏观调控方式等九个方面,系统地阐述了经济“新常态”的内涵。在相关表述中蕴藏着多方面产业机遇。

         其一,“消费升级”概念将得到突出,分众化的产品将更受欢迎。会议指出,“过去我国消费具有明显的模仿型排浪式特征”,这一阶段已经结束。所谓“模仿型排浪式”,就是在消费产品和内容上,东部沿海学发达经济体、中西部地区跟随东部沿海地区的这种传统的消费领域的“雁行模式”,比如早先的苹果手机,先是北京上海的人用,稍后再推至二三线城市再至西部边远地区。未来的消费将更加突出个性化的需求,生产小型化、智能化、专业化将成为产业组织新特征。这和消费个性化明确对应。与上述趋势相关的各类智能工业、3D打印概念,将迎来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二,特别强调资源环境约束。会议指出,现在环境承载能力已经达到或接近上限,因此要推动形成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的新方式。在“新常态”的背景下,低碳、节能环保、循环经济、新能源能相关主题,值得持续关注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三,增长方式转型已成大势所趋。长期以来,中国经济增长的一大支柱是“人口红利”,但从明年(2015年)起,中国的适龄劳动人口将出现减少,会议专门提出“人口老龄化已日趋发展、农业富余劳动力减少”,因此生产要素的规模驱动力已经减弱。这将产生多方面影响,首先是高层将更大力度鼓励创新和技术革新,以提升劳动生产率,应对劳动人口减少的冲击;其次是要进一步发展一些可以替代人工的技术,“工业4.0”相关概念和工业机器人等产业会得到进一步发展;第三,适应老龄化趋势的消费升级也将蕴藏机会,养老服务业、医疗和健康服务等领域,空间会进一步拓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经济下行压力较大”

        在谈及经济运行的困难时,今年的会议消息使用的是“经济下行压力较大”,而去年是“经济存在下行压力”。从“存在压力”到“压力较大”,表明高层认为明年经济增长率降低的客观可能性比今年更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部署次年经济工作时,对“稳增长”的表述有所淡化,而对结构调整更为强调。

        货币政策要更加注重“松紧适度”

        在描述财政货币政策取向时,会议继续使用“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”的表述,但这一表述后面加上了一句“货币政策要更加注重松紧适度”。“松紧适度”一词颇有新意,实际上暗示货币政策可以有更大的弹性空间。

        会议称,目前“结构调整阵痛显现、企业生产经营困难增多,部分经济风险显现”,在货币政策上的适度微调,可以降低社会资金成本,缓解资金紧张造成的企业经营风险。

        由于美国量化宽松退出,美元基础货币减少,将使得从外部进入中国的资金逐渐减少,在此背景下,明年为维持市场流动性,央行采取两次甚至更多的降息操作,将基准利率下调50个基点到100个基点,同时将存款准备金率下调一到两个百分点,是可能性较大的事件。

        更突出“改革”主题

        本次会议提出2015年是“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之年”,有别于2014年“改革元年”,改革已从方案准备期迈入落地攻坚期,“狠抓改革攻坚”,会议提出“要加快行政审批、投资、价格、垄断行业、特许经营、政府购买服务、资本市场、民营银行准入、对外投资等领域改革”“推进国企改革要奔着问题去,以增强企业活力、提高效率为中心,提高国企核心竞争力,建立产权清晰、权责明确、政企分开、管理科学的现代企业制度。”预计近期财税、国企改革、股票发行注册制、利率市场化、土地经营权流转、社保改革等重大改革方案将逐步落地实施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外提出2015年是“十二五”规划的收官之年,2015年将研究制定“十三五”规划,展现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未来五年的大国雄心。另外,2015年还是“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开局之年”。

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,2014年经济工作的主要任务是保障粮食安全、调整产业结构、防控债务风险、促进区域协调和保障改善民生、提高对外开放水平;而今年提出2015年经济工作的五个主要任务,则是保持经济稳定增长、培育新增长点、转变农业发展方式、优化经济发展空间格局、加强保障和改善民生。
        两相对照,去年会议提出的主要任务,核心是维护粮食和金融安全,化解过剩产能,更加突出积极应对经济运行中的风险。但今年以来,高层已采取了相关的一系列强力措施,尤其在地方债等领域,一些具有强约束力的政策已经出台,明年主要就是政策落实了。本次会议提出的2015年重点任务,更突出对经济运行的正面引导,也就是说把“调结构促改革”的优先序放在了应对经济风险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会议在提出重点任务之后,还提出要加快改革开放。在“促改革”居于优先位置的背景下,一系列改革措施将密集出台。会议指出,要加快行政审批、投资、价格、垄断行业、特许经营、政府购买服务、资本市场、民营银行准入、对外投资等领域改革。这预示了明年经济改革的多个重点方向,除了政府“简政放权”以外,国企改革、金融改革都将进入攻坚阶段,公私合作(PPP)模式将加速推广,伴随存款保险制度落地利率市场化和金融自由化改革进一步提速;IPO注册制可能在2015年内推出或在年内完成主要筹备工作,混合所有制改革的顶层设计料将出台。而在促进农业转型发展的过程中,要“深化农村各项改革”,土地改革、农产品价格改革等也将登场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以说,如果说2014年是全面深化改革元年,那么2015年就是经济改革发力的一年。

 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